一只啊诗

欢迎来到啊诗的奇妙世界 奇思妙想还有故事

18/5/2

今天和王同学谈了谈,关于爱情,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
其实这个问题我忍了好久了,可是一直没能问出口。因为我觉得,让人最难直面的问题就是没有被好好对待,始终不愿意去承认,自己没有被好好对待。
其实我可以说是比较好哄了,我不要他给我买东西,也不要他请我吃多好吃的美食,甚至一场电影票的钱我都不想让他出。我想要的不过是每天清晨醒来的一个早安,每天下午学习后的几句闲聊,每天晚上一天的交流和晚安。可是就这些,他都不能做到。
我以为他不知道,可是他都知道。他知道我感觉到了,他知道我不开心,可是他let it be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他说 没那么喜欢了 不可能像初恋一样 天天黏在一起 我还喜欢你
多么嘲讽啊

18/4/29

林清玄有一篇文章《家家都有明月清风》,讲的是一天他在他的家乡台湾登山,在山角处见到了“奉水”。奉水是某个陌生的人提供的免费凉白开,用很大的铁皮桶装满,不辞辛苦放到山脚下,供来往的旅人饮用。他见到这奉水心里升起一阵感动,童年时期还才常见的奉水忽然在这个山脚复活,不禁感动于陌生的善意,这个时代,人人都为自己而活,人人都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能有人为别人腾出时间来做事,他不禁感叹到“在这个时代,还是有从容活着的人。”
到了山顶,他发现了一个与山脚下一模一样的铁皮桶,上写“奉茶”二字。拧开水龙头,倒出来的竟然是滚烫的茶水。这一冷一热,一水一茶,在这山脚与山顶的对比下,那个提供茶水的人仿佛不止有善意,更像一个禅师了。
“我始终坚信,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总会有一些从容活着的人。就好像无论山林如何变化,林子里总会有清越的鸟声一样。”这些从容活着的人,就好像那些明月清风,用他们的方式吹拂这人间。林清玄感受到的,是那杯清凉的水和滚烫的茶,而我们感到的是什么呢?
也许是路人的微笑,也许是朋友一句不经意的夸赞。也许是深夜的那通默默听你哭泣的电话,也许是许久不见的老友寄来的明信片…自己的世界被别人的小小善意安慰着,闪烁着生命中的明月清风。

18/4/26 GET RID OF IT!

我一直很自卑。更加具体地来说,是在今天中午大概十二点之前都很自卑。

其实自卑这种情绪一直隐隐约约地埋藏在我的神经下面,平时我把它藏得好好的,不把他放出来打扰我的心情,但他会偶尔跳出来敲打我的神经,磨掉我的自信。

这种情绪的爆发一般都会有契机的,比如看到了一张自己的丑照,别人玩笑的一句调侃....都可以引爆我这种情绪。随即铺天盖地的自卑情绪将我淹没,自我否定、怀疑、咒骂、厌恶....我戾气满身,却又无法发泄。仅存的理智告诉我不能向别人撒气,就只能一遍遍地咒骂自己:你怎么那么胖、那么丑、那么蠢、那么做作....看吧,有搞砸了,别人都在笑话你呢,傻逼

今天早上又是这种情绪爆发的一天。起源是我昨天把我高中时候的丑照给W同学看,并且以自嘲的语气说:哈哈哈哈我以前好丑啊。他说,其实现在差别也没有很大吧,几乎一样丑。

那一瞬间好像我的血液都冲上了头的燥热,又好像一盆冷水从头淋到脚的冰凉,燥热使我想愤怒,想反击他人。冰凉使我自责,质问自己。

最后我什么都没有说,收回了手机,自嘲地笑了笑。同时眼睛却好像有点酸,委屈地想嚎啕大哭。

同时心里极度厌恶起高中那个满脸油光和痘痘,带着厚重的圆形眼镜,略微肥胖的女孩。心里又同时响起了质疑,我好像和高中那个丑丑的女孩区别真的不是很大。一想到自己这么努力减肥,学化妆,每天早起穿衣打扮。好像所有的努力都化为乌有,不曾有用,这些都是无意义的挣扎。

有时候看网上那些又瘦又好看的女孩子照片,一边赞叹她们的颜值,一边把自己偷偷比较。腿不够细,脸也不够尖,眼睛也不够好看,鼻子不够挺,嘴巴不够秀气,化妆技术也不尽人意。于是,心里常常有整容抽脂的想法。

跟姐妹L谈论自卑问题谈了很久。

当我向她提起,我真的很讨厌高中那个丑丑的油腻的自己。她说的话却让我几乎泪崩。她说,对过去宽容点。她(高中时候的我)很可怜的,多心疼她,不要嫌弃她。

是啊,那个我很可怜的,要多心疼她。那个时候的我不够好看,自我感觉很糟糕了,不要再伤害她了。她也曾是那个小小少女,心中有自己的梦、有喜欢的人、也有小小自卑。爱上那个自己,也是对过去的一种解脱。

L说,现在回头看毕业照,那天画的妆是真的丑啊。可是那个时候的我们,是真的笑地好开心啊。

那个时候,快乐都不打折。早上能够在自习声中悄悄打个盹都是幸福,体育课提前下课吃垃圾零食也是快乐,老师上课口误也能让人回味爆笑好多好多次,跑操的时候瞄到其他班好看的小哥哥也很开心。

那个时候的我虽然可能确实有一点丑丑的,可是我那个时候是真的爱自己啊。

现在不如爱自己。自信而不自大。

也许我不那么好看,但是能够闪闪发光地爱着自己。我们不用完美,至少要始终对生活保有希望。真实地爱自己、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别因为他人的言语而反复质疑自己,承认自己的缺点,也别忘了记住自己的优点。 

人生已经如此短暂了,何必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呢。

说来奇怪 我对他的爱居然来源于那一场温柔的梦境

18/4/14

丢失的时间在我等你回复消息的间隙 在我们沉默的对话里 在你让我帮你带吃的路程里 在你欺骗我的时间里 

18/4/14 Y与薛定谔

我最近结识了一个朋友。称呼她为Y

Y是一个白白瘦瘦的女孩,比我高一点,带圆形的金丝框眼镜。写字很好看,做的手账更是一流。在我面前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用姐妹之间特有的语音语调婊言婊语跟我讲话。但是好像对外,她是一种文文弱弱,不爱讲话的内向的女孩子。

Y和我在同一个社团的不同部门工作,和我一样爱逃例会。莫名其妙就熟络起来了。昨天我去做壮丁主持人,结束后我和她逃过了社团总体的烧烤聚会,单独去蓝田后面烧烤店约了一波撸串。

烧烤就是聊天gossip的最好调味剂,在乱七八糟讲了一堆身边发生的奇葩事情之后,女孩的最终话题终结到了爱情上。又在谈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最近身边发生的事:很多对情侣分手了,那个女孩和那个男孩几年爱情长跑结束了,哪两个人异地恋很辛苦终于撑不下去了blahblah

Y 跟我谈起了她高中时代的暗恋甜事。

那是一个很高,有小麦色肌肤,帅帅的有很长睫毛的男孩。篮球队得力队员,成绩爆炸好,玩得很开,走过一楼教室时,里面的女孩都会尖叫的那种角色。这样的男孩设定太迷人了,对所有正在读高中的女孩子来说,这种男生就是最好的暗恋对象。

然而我们的Y同学,内敛闷骚,用她自己的话说“透明到不能再透明的小透明”。所以这种玩得很开的男生当然不会是她的类型,一开始Y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但故事还是开始了。Y慢慢注意到了他,一开始只是那个男孩和他的朋友在一起时,看见Y 的话,就会发出起哄的声音。那个时候的男孩子嘛,这种搞事情是最要搞起来的。

再后来,Y每次吃饭坐在固定的地方时,那个男孩每次都会向她的餐桌靠近,而且他的朋友们也起哄着:“你坐过去啊”这种。

到后来,那个男孩坐到了Y旁边的餐桌上,Y说,她那次,饭都没有好好吃。

Y每天晚上一个差不多固定的时间都会走过一个楼梯,去找老师交作业。后来她每次经过那个楼梯的时候,男孩都会趴在栏杆上,好像在等Y。Y当然是害羞爆炸,她是超级爱脸红的女生。有一次,Y再一次经过那个楼梯的时候,男孩的朋友正好经过我们的望妻石boy,笑着打趣说:“呦,又在这里等你家的XX啊”男孩笑着锤了回去:“你不也是吗”

Y红着脸逃跑了。

Y有一个姐妹(男),有一次Y看到他桌上有一个奇丑无比(也没有很丑啦,其实就是不太符合姐妹的风格)。Y说:“姐妹你怎么惹,怎么搞了一个这么丑的杯子,一点都不符合精致的气质,姐妹振作啊!!!”姐妹开口了:“这个不是我的,这是XXX放到我这里的”XXX就是那个男孩。

这时男孩刚好进来了。姐妹说:“XXX,刚Y说你杯子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Y立刻想要跑掉,正好上课铃响,Y转身就走。那个男孩说:“没关系啊,其实还好啦。我买的时候没怎么仔细选。别人说我杯子也ok的”

“我就喜欢你这种有什么就讲什么的女孩子”

Y同学立刻原地爆炸成一朵烟花,装作没听见立马跑掉了。

篮球赛,Y站在人群的角落里看他们打球。Y 本来就很透明了,站在角落里更不起眼。可是抬头,看见男孩正在朝她笑。

暴击。

自习课,Y搬桌子到教室的角落里自习。男孩故意把桌子搬在她斜后方,叨叨着:“啊这里好宽敞适合自习”。Y 说,她那段时间根本没有自习好。

暴击*2

......

这些甜蜜的小事就组成了高三生活的最甜的调味剂。试问哪个女孩能不心动呢。

有趣的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交流,十句话都没有吧。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加微信或者QQ。毕业后那个男生的分 够的了浙大,也报了浙大,但最后去了香港的大学。Y就留在了浙大,和我一起分享她的这段故事。

那个男孩最后去了香港,也是Y的妈妈和男生的爸爸在微信偶尔有点交流,Y才知道的。

故事就到此结束了。

Y有跟我讲,如果她真的和那个男孩在一起了,也许结局并不会很好。男孩玩得很开,对于Y 这种闷骚小女孩是消受不起的。个中原因我们都懂,世间恋情又有几对能够善始善终,开放式的结局与故事最后的留白也是故事的一部分啊。

但结局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呢,正是因为这种朦胧感,像薛定谔藏在盒子里的猫一样,生死游移不定,这个略显残忍的科学实验有了一点哲学的韵味。也正是这样,才增加了青春恋爱故事的甜蜜吧。

小小地祈祷一下,也许多年之后再相遇,还有一段故事。也许也不会有。

啊,我也好想在高中时期搞一场这种甜甜蜜蜜的暗恋啊。

18/4/13 关于食物,一些想说的

啊诗真的很爱吃成都的美食哈。

四川成都,口味以辣为主。成都以火锅出名,春夏秋冬都能看见吃火锅吃得面红耳赤的人们。除了火锅这种家喻户晓的吃法,还有一种吃法叫做串串。吃串串一般会比火锅便宜些,菜品都是每天新鲜的,穿在竹签上。

在我的家乡成都,你能看见路边串串香的生意之好。夏天,桌上摆的是冰镇啤酒。冬天,桌上摆的是枸杞红枣醪糟冰糖煮啤酒。锅里辣油煮得红彤彤汤汁翻来滚去,隔着街拐角都闻得到锅底的香气:“哪家的串串哦?好香哦”

辣味永远是主旋律,蘸碟要有两种,一是干碟:红色干辣酱面、淡黄色的鸡精加上雪白的细盐,以2:1:1的比例均匀混合好。一种是油碟:清油做底料,花生碎,蒜末,小米辣,香菜,葱花,少许盐,蚝油,根据自己喜好控制各种调味料的用量。我喜欢加两大勺花生碎,那样吃着特别香。

圆的整个的洋芋坨坨和薄片的藕,洋芋要吃软的,一口咬下去醇厚细软。藕片要吃脆,一口下去听得见嚓嚓的声音,亮晶晶的藕丝连着红油挂在筷子上。小粒的牛肉粘上干辣椒,要是真正的正宗牛肉富有弹性有嚼劲,肥牛卷里面裹着山椒姜片或者金针菇,肉的鲜腻与清脆的山椒姜片中和,形成奇妙新鲜的口感。鹌鹑蛋夹开成两半在油碟里过一遍,本无味的蛋黄浸入了油碟的味道加上蛋黄独特的口感,沾满花生碎送到嘴里。宽粉烫口新鲜,重点是烫的稀里哗啦还是要吃。

到了夏天,一款经典街边小吃就会出现,一般天气稍微转热,卖冰粉的摊子就会摆出来了。晶莹透明的粉,浇上甜度刚好的黄糖水,佐料是西瓜小块、花生碎、葡萄干、小糍粑、山楂碎,红红绿绿,清甜爽口,冰粉本身无味,即使加了黄糖解暑的好甜品。和杭州这边热门的夏季解暑甜点珍珠芋圆比起来,我觉得冰粉更加清爽可口些,芋圆的口感过于厚重,吃起来有负担。

 

文章断断续续写了一两天,很想写吃的。

18/4/11 当我谈论爱情的时候 我在谈些什么

我有一个恋人。称呼他为W。
我为什么喜欢W同学?有时候我会问自己
有人也问我W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长得怎么样 高不高 有钱吗 对你好不好
我一般会这么回答:
“W同学长相一般 一米八的身高 很会穿”
“很会穿”这种属性 自然是我这种虚荣女孩的最佳首饰
说起首饰 也不过是带出去的一个装饰品而已了

我大概和一些女孩不一样 我热爱所有买不起的奢侈品 以及潮牌 所以我能看懂他身上的所有符号
Noah的鸭舌帽 supreme的短袖卫衣冷帽 dicikies的卫衣 AJ4 AJ11 AJ13 黑白斑马yeezy 科比同款球鞋 the northface的包  川久保玲的短袖毛衣眼镜框 the palace的短袖 levis的牛仔裤衬衫外套 champion的短裤 clot×pam的裤子 不计其数相对普通的nike adidas的衣服裤子鞋 也许还有一些我没有认出来的衣服或者鞋子
总之像我这种虚荣女孩 身边站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 脚踩AJ椰子 身穿supreme champion 背上nike北脸 一起走在路上 怎么说 超级有面子
换个角度想想 (没有歧视的意思哈)如果他脚踩李宁身穿361背着贵人鸟来见我 我一定看都不会多看他两眼 虽然W同学有独到见解有趣的灵魂 可是我是拒绝和这种人走在一起 被别人当做男女朋友的
所以说来 我爱的也许是这些符号 而不是他本身

偶尔也会跟他谈谈球鞋或者衣服 我懂一点 所以能跟他bb两句 我喜欢懂球鞋(而且买了很多)的男孩子而且他也说 他爱潮牌 每次讨论这种话题 他总是如数家珍 我喜欢那个时候他的样子
就像我在路上看到穿潮牌或者运动牌但很会搭的男孩子也会多看两眼 心生爱慕之情 (except一些浑身名牌但依旧土味的boy)
(btw但虽然他最近买了七十块一件的国潮短袖 我也觉得穿着很酷很有型 )

再谈下我的土味ex 全身穿着价格一般 这个价格也能买买uniqlo或者muji 再不济买点日潮国潮也不贵 可是他偏偏要买一双假耐克 配着一些淘宝土味衣服 上次见面 身上居然穿了海绵宝宝派大星的羽绒服 真是让人昏迷
我觉得男孩子穷一点能理解 可是同样的七十块钱 他去买国潮 你偏偏去买土味淘宝体恤 品味也许是没有办法的吧

说来说去他们都是一件首饰罢了 把他们带在身边 是象征我自己的符号
就像我可以带五块钱一对的塑料耳环 也能带施华洛世奇的最热款 能涂名创优品的开价腮红也能买香奈儿当季最新的眼影盘 口红能用爱丽小屋也能用CPB  前者廉价后者昂贵
我现在正在努力让自己生活变好 现在也许只能买一只香奈儿口红 我想在以后能够随心买古驰的包 巴黎世家的鞋 爱马仕的衣服 而不仅是满足于一个男生身上的潮牌与球鞋

当我在谈论爱情 当我在谈论我爱一个人的时候 我在谈论什么 现在的我还过于肤浅
说实话 我不知道两个灵魂 怎样才算是契合 在女生之间我有这样的挚友 三观相合 性格相似 对待感情的感受也是差不多
对待爱情我却始终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灵魂
(啊其实我知道 那个高三时期我暗恋的Z同学 还蛮符合我对“有趣的灵魂”的定义的)
我对爱情的期待全部在于另一个人的外表 穿着 身高 这些所有所有的附加的符号
这些符号究竟有没有意义 我在想

18/4/11 我的朋友L

我有一个挚友。称呼她为L。

L是一个有点胖胖的女孩,眼睛很大很亮,头发长长软软的。我总是觉得,如果她瘦下来,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孩子。

戏剧性的是,我和她高中三年并没有很亲近,算是普通同学。在那个时候,我冥冥之中觉得很遗憾。因为在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如果我和她在一起应该会是很好的朋友吧,可惜高中时代的朋友圈不能够轻易打破重组,而且各自身边也有很好的玩伴,“想要成为你的好朋友”这件事也就此搁置。

直到高三毕业,两个女孩风风火火去健身房办卡减肥,游泳之后去吃冰粉,一起逛街买衣服,这样慢慢熟络了起来。越在后面的相处中,两个人三观都蛮契合,越是觉得自己当时看人的眼光没错。心里其实很庆幸,还好没有错过L。我觉得我和L三观以及性格特别像,也有不太一样的地方。不过呢,“君子和而不同”这样给我的感觉也是更好,总之就是像死侍对他女朋友说的那句话一样“it's like I made you out of a computer”(就好像我在电脑中制造出了你一样) 一拍即合,就是这种感觉吧。

我和她都喜欢热情对待别人,给别人自己全部的好。恰好我和她之前也都对那种不领情的朋友散发热情得不到回应,那种失落感在谈起来的时候我们感同身受。

我们都热衷于各种买不起的奢侈品,最多买口红解解馋。我们都希望能够自己努力去成为很厉害,挣大钱的人。

我们都很害怕自己的迷茫,盲目地担心却又努力鼓励自己未来的路还要靠自己慢慢走下去。虽然现在还不够厉害,希望自己以后能够成为厉害的人。

我们都羡慕那些小网红吃吃喝喝拍美照,同时自己又不愿意成为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人。

我们相互鼓励,相互发丧,毫无顾忌讲出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在谈天中塑造彼此看世界的眼光。

她老是说她胖,而且因为这个有点自卑。她又说,因为这个原因,塑造了她的性格,乐观自信开朗大度。

我也一样。困扰我的原因是丑陋,我和她的经历如此相似。

我们在向自己的道路前进着,无论如何希望能一路有你,我的朋友。



18/4/10

突然觉得自己活得过于表层了。好像一片树叶浮在水面上轻飘飘的,随波逐流,追求的不是自己想要的东西

找寻那个真正的自己,静心,静心

这太浮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