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啊诗

欢迎来到啊诗的奇妙世界 奇思妙想还有故事

曾经

高考之前,我做事情的所有目的都是高考。每一个刷题的深夜,每一个早起的清晨都是为了那一个终极目标。那个时候,我的身边有许多人和我一样奋斗着,踏着清晨月光的余晖走进教室,开始了一天又一天的战斗。

到了大学却没有了清晰的目标,周围的人们也都是朝着不同的方向走着,每一天都像置身于横流的大海中,波涛汹涌,暗礁四伏,水滴汇聚成的水流向着不同的方向奔涌,有的不知不觉流向了远方,有的一头撞上了冰山改变了方向。这让我怀念起了我的高中时代,那时候人们总是朝着一个方向走着,一同走着去跑操,一同走着去食堂,一同走着回宿舍。那时候的不自由,却有着真正最大的自由。

那个时候是干燥的冬天,严重的雾霾到早晨十点都不会消散。跑操终止,打羽毛球的人拉起了围巾做成的网,踢毽子的人围出了越来越大的圈。我抱着一杯热水,把脸藏在围巾后面,镜片上呵除了白色的雾气。目光却始终固定在玩闹人群中的一点不肯移开,最骄傲又最自卑的眼神看着的方向,是那个时候最喜欢的人的方向。

当时只道是寻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