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啊诗

欢迎来到啊诗的奇妙世界 奇思妙想还有故事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杭州的天气已经稳定地冷下来了。坚持每天晚上去打卡的时候带上一个口罩。
我在高三寒假的时候,一直用的那种一次性的、蓝色的薄薄的口罩。
口罩里的空气和外面的空气是不一样的,呼吸的味道也不一样。说不出来那是怎样的一种味道,但我知道,那是很熟悉的一个味道。
那是每天早晨和夜晚、我带着这样的口罩骑车穿行在大街小巷、往返学校的味道。
那味道里有我的失恋、我的青春。
很多事情会忘记。没有照片的寄托,气味是我的过去平行世界。气味的记忆比图像的记忆更加长。可记忆本身存在的意义,就是提醒我,过去的回不来了。
丢失的日子在那个教室里灯火通明的无数个晚自习里,一次玻璃水杯灌满了滚烫热水又在冷空气中凉掉的时间里,一堂考试前夕拉开桌子的早自习课后,午休时突然惊醒而无法入睡的失眠,做理综时走神望向窗外的空隙,晚自习后在校园里晃荡的一圈又一圈,银杏铺满校园又被清扫干净的清晨,早晨第二节课下课后操场音乐响起的瞬间。
我都忘了,却又记得很清楚。
I go back to December all the time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With a love so sweet it makes me sad
Can we go back to the world we had?
It's the world we've been dreaming of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