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啊诗

欢迎来到啊诗的奇妙世界 奇思妙想还有故事

17/8/30 高考记录 存档

后来过了很久,直到今天,我开始回想起高考那两天发生了什么,我经历了什么。

  而我认为我有必要把这个写下来,在回忆逐渐开始模糊的边缘,把这个写下来。这种流水账式的记事,没有美感,却能让我在描写的过程,完整记录那两天。

  高考是人生分界点,前十七年我一心向学,做出一副学生最正确的样子。我即将迎来的未来,不止学业,还有真实的生活。高考不再是我奋斗的唯一目标了,还有很多很多东西,等我去体验。

  看考场的时候,教室里两个男老师,教室外一个女老师。一中的桌椅坐着还是有些不习惯,把椅子换了一个,又要求老师明天在开考前在我的桌子下垫纸预防桌子摇晃。挂钟的位置是被左右的同学要求调换位置,这是反光以及投影仪遮挡问题。

回到教室,被迫上了三节晚自习。就算是高考前,谭老师也一直在哔哔哔。

高考前一天晚上,在谭必帅的强烈心理暗示下,我不负众望地失眠了。即使有刘宇浩提前提供给我的睡眠糖(貌似含有褪黑素),吃了也没有用。我知道这不是因为紧张,因为我的头脑无比清醒。内心担心着明天的考试,不知不觉睡着了。早晨五点过又醒了,准备好的新衣服已经挂好了(高考前没什么穿的衣服,特意去买了一套凉快的)。看着黎明窗口逐渐亮起的微光,内心激动起来,可是又很快平复。吃过了烫好的真果粒牛奶和草莓面包(提前一天在红旗连锁买的),也没怎么吃完(早上也吃不了太多),坐上车就出发向了考场。在考场门口,已经有几个同学在等待,而学校的大部队还没过来。随着大部队的到来,到处响起了加油的声音。蒋老师穿着大红的衣服,也走了出来。发了准考证和身份证,我们也加了油。蒋老师每喊一个同学的名字,我们就大喊加油。最后是“一班,加油!”内心很是激动。不过走进一中大门,内心就莫名平复下来。经过安检,走进考场坐好,就开始背诵“蜀道难”(因为这是最熟悉的一篇古文,语文考试之前背背安慰作用,免得自己东想西想),考前静坐了25分钟左右,没有谭老师说的四十分钟那么严重,也没有乱想,坐立不安的情况出现。语文卷子发下来了,答题卡格局和平时做的不一样,而且没有给出答题横线,我用2B铅笔画出横线再答题(习惯)。按照惯例,先看作文题。不是常常练习的任务驱动型作文,而是提到了以“我看高考或者我的高考为小标题,写作文”嗯,小标题这个写法高考之前见都没见过,不过应该是写对了。考完试出来,大家都是喜气洋洋。语文嘛,考完向来是没有感觉的。中午吃的是初心的饭,我爸很蠢地问我作文题,被我骂了一顿。语文117

午休没有睡着,下午继续出发。

数学考试是我的心头大结。蒋老师这次并没有喊每一个人的名字加油(后来他解释,数学属于理科,理科考试需要的是冷静,而不是热血。加油怕扰乱军心)拿到卷子的感觉也忘了,只记得选填题比较简单,可能半个小时左右就做完了,很不正常,所以留心多检查了好几遍。解析几何没有算出来,而导数题反而全部做出,所以解析几何没做出来也无所谓。最后困扰了我三年的数学以142收场,很满意。还记得高考前拼命做数学选填题和解析几何的努力痛苦的样子,到了最后轻松收场,也算是黑色幽默。走出考场,很轻松地微笑着。却听见考场有人骂骂咧咧,还有人对答案,不爽。

开车回家,想買安眠藥未遂。醫生姐姐説對身體不好,第二天無力會影響發揮。

晚上回教室,却被迫安安静静上了三节晚自习。我没有上完,因为担心明天理综,要是睡不好就完了。请假回去睡。保安大叔意外地很温柔让我溜了,却还是要扯假条。路上碰到同学,都问“你要回去了啊?”喝了一点点红酒,依舊沒有很快睡著。在對明天理綜的焦灼中,卻又不知不覺睡著了。仍是很早醒了,吃了早飯,看到蔣老師,拿東西,進考場。理綜做選擇題就覺得大事不妙,後面大題也做的磕磕絆絆。化學第一題,生物很多個選擇題,物理幾個多選,都是拿不準。結果理綜果然不理想。很久之後對答案,果然化學第一題選錯了。

下午英语,很简单。走出考场,仿佛做梦。轻松的感觉并不强烈,甚至不相信困扰了我三年的噩梦就此结束。

“那一年的我/曾和你一样/飞扬”

“有没有人/在某个地方/等我重回/当初的模样”

                                                       —「转眼」五月天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