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啊诗

欢迎来到啊诗的奇妙世界 奇思妙想还有故事

18/4/14 Y与薛定谔

我最近结识了一个朋友。称呼她为Y

Y是一个白白瘦瘦的女孩,比我高一点,带圆形的金丝框眼镜。写字很好看,做的手账更是一流。在我面前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用姐妹之间特有的语音语调婊言婊语跟我讲话。但是好像对外,她是一种文文弱弱,不爱讲话的内向的女孩子。

Y和我在同一个社团的不同部门工作,和我一样爱逃例会。莫名其妙就熟络起来了。昨天我去做壮丁主持人,结束后我和她逃过了社团总体的烧烤聚会,单独去蓝田后面烧烤店约了一波撸串。

烧烤就是聊天gossip的最好调味剂,在乱七八糟讲了一堆身边发生的奇葩事情之后,女孩的最终话题终结到了爱情上。又在谈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最近身边发生的事:很多对情侣分手了,那个女孩和那个男孩几年爱情长跑结束了,哪两个人异地恋很辛苦终于撑不下去了blahblah

Y 跟我谈起了她高中时代的暗恋甜事。

那是一个很高,有小麦色肌肤,帅帅的有很长睫毛的男孩。篮球队得力队员,成绩爆炸好,玩得很开,走过一楼教室时,里面的女孩都会尖叫的那种角色。这样的男孩设定太迷人了,对所有正在读高中的女孩子来说,这种男生就是最好的暗恋对象。

然而我们的Y同学,内敛闷骚,用她自己的话说“透明到不能再透明的小透明”。所以这种玩得很开的男生当然不会是她的类型,一开始Y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但故事还是开始了。Y慢慢注意到了他,一开始只是那个男孩和他的朋友在一起时,看见Y 的话,就会发出起哄的声音。那个时候的男孩子嘛,这种搞事情是最要搞起来的。

再后来,Y每次吃饭坐在固定的地方时,那个男孩每次都会向她的餐桌靠近,而且他的朋友们也起哄着:“你坐过去啊”这种。

到后来,那个男孩坐到了Y旁边的餐桌上,Y说,她那次,饭都没有好好吃。

Y每天晚上一个差不多固定的时间都会走过一个楼梯,去找老师交作业。后来她每次经过那个楼梯的时候,男孩都会趴在栏杆上,好像在等Y。Y当然是害羞爆炸,她是超级爱脸红的女生。有一次,Y再一次经过那个楼梯的时候,男孩的朋友正好经过我们的望妻石boy,笑着打趣说:“呦,又在这里等你家的XX啊”男孩笑着锤了回去:“你不也是吗”

Y红着脸逃跑了。

Y有一个姐妹(男),有一次Y看到他桌上有一个奇丑无比(也没有很丑啦,其实就是不太符合姐妹的风格)。Y说:“姐妹你怎么惹,怎么搞了一个这么丑的杯子,一点都不符合精致的气质,姐妹振作啊!!!”姐妹开口了:“这个不是我的,这是XXX放到我这里的”XXX就是那个男孩。

这时男孩刚好进来了。姐妹说:“XXX,刚Y说你杯子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Y立刻想要跑掉,正好上课铃响,Y转身就走。那个男孩说:“没关系啊,其实还好啦。我买的时候没怎么仔细选。别人说我杯子也ok的”

“我就喜欢你这种有什么就讲什么的女孩子”

Y同学立刻原地爆炸成一朵烟花,装作没听见立马跑掉了。

篮球赛,Y站在人群的角落里看他们打球。Y 本来就很透明了,站在角落里更不起眼。可是抬头,看见男孩正在朝她笑。

暴击。

自习课,Y搬桌子到教室的角落里自习。男孩故意把桌子搬在她斜后方,叨叨着:“啊这里好宽敞适合自习”。Y 说,她那段时间根本没有自习好。

暴击*2

......

这些甜蜜的小事就组成了高三生活的最甜的调味剂。试问哪个女孩能不心动呢。

有趣的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交流,十句话都没有吧。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加微信或者QQ。毕业后那个男生的分 够的了浙大,也报了浙大,但最后去了香港的大学。Y就留在了浙大,和我一起分享她的这段故事。

那个男孩最后去了香港,也是Y的妈妈和男生的爸爸在微信偶尔有点交流,Y才知道的。

故事就到此结束了。

Y有跟我讲,如果她真的和那个男孩在一起了,也许结局并不会很好。男孩玩得很开,对于Y 这种闷骚小女孩是消受不起的。个中原因我们都懂,世间恋情又有几对能够善始善终,开放式的结局与故事最后的留白也是故事的一部分啊。

但结局这种事情谁说得清楚呢,正是因为这种朦胧感,像薛定谔藏在盒子里的猫一样,生死游移不定,这个略显残忍的科学实验有了一点哲学的韵味。也正是这样,才增加了青春恋爱故事的甜蜜吧。

小小地祈祷一下,也许多年之后再相遇,还有一段故事。也许也不会有。

啊,我也好想在高中时期搞一场这种甜甜蜜蜜的暗恋啊。

评论